首页 > 精选 > 正文

地铁追尾【观察】设立“鼓励生育基金”能否提

2021-12-23 10:29 来源:澎湃

字号

2021年12月17日,“育娲人口研究”微信公众号发布《建立“鼓励生育基金”刻不容缓,扭转“低生育率陷阱”》一文,建议由中央和地方政府设立“鼓励生育基金”,在不加重个人和企业负担的情况下,提高生育率,实现成本在个人、企业、政府之间的合理分担,引发关注。

、任泽平等牵头组建。该机构汇聚了一批长期关注人口和经济的学者,为促进中国人口经济健康发展建言献策。

“鼓励生育基金”可行吗?

前述文章指出,202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仅为1.3,比日本更低,全年仅出生1200万人,出生率创有记录以来最低水平。有证据表明,2021年生育率将进一步降低到1.1左右,出生人口可能降至1000万左右。

在此背景下,文章提出,可根据发达国家经验,参考棚户区改造工程和央行碳减排支持工具,由中央和地方政府设立“鼓励生育基金”,从根本上解决地方政府没钱、企业和个人负担过重的问题,从而实现生育成本在个人、企业和政府之间进行合理的分担,让更多的年轻人生得起、养得起、敢生。 

“中国人口未来的问题,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,只是结构问题,数量的下降也是很大的问题。“参与撰写上述文章的人口学专家黄文政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,人口老龄化对经济的影响是“有底的”,而人口数量的衰减是“没有底的”。从年出生人口来看,中国自上世纪90年代初将近3000万,降至目前接近1000万。

2021年7月20日,中央正式发布《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》,提出“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,并取消社会抚养费等制约措施、清理和废止相关处罚规定,配套实施积极生育支持措施”。12月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,要“推动新的生育政策落地见”。

界面新闻注意到,尽管已有20余省份修正了当地的计生条例,但鼓励生育的方式主要集中在延长生育假、陪产假,增设育儿假等方面。以浙江省为例,女方在享受国家规定产假的基础上,一孩延长产假60天,二孩、三孩延长产假90天。加上法定产假98天,这也意味着女性生二孩、三孩假期可以长达半年。

但也有人认为,单单延长产假和陪产假,变相将生育的负担转嫁给了企业,不利于个人职业发展和社会经济增长,也很难从根本生提振生育率。

此外,也有极个别地市尝试通过发放生育补贴的方式鼓励生育。今年7月,四川省攀枝花市宣布,对按政策生育二、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,每月每孩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,直至孩子3岁,这是中国首个发放育儿补贴金的城市。今年9月,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宣布,对在该县公立医疗机构生育二孩的家庭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,三孩家庭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。

“(目前的激励措施)不能说一点效果没有,但这个效果肯定不足以去补偿出生人口下降这一趋势,即使放开三孩也是没有用的。”黄文政对界面新闻表示,休假激励实际上增加了企业负担,尤其是在当前疫情反复、稳增长压力大的背景下,相反还会导致企业更加慎重招聘女性职员,增加女性就业歧视。

“从经济的角度来说,当下针对生育的激励机制是完全错配的,所以这个时候一定需要国家出面,最好的方式就是成立生育基金,通过‘印钱’将生育率提升上来。”黄文政表示,“印钱”鼓励生育不能说是刺激生育,应该说是补偿生育,因为生育家庭是未来经济发展的最大贡献者,理应得到补偿。通过这种方式直接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,而且是用在最需要的刀刃上,也就是鼓励生育上面,相当于把经济的巨大下行压力引导成为鼓励生育的驱动力。

具体来看,根据任泽平等人的设想,鼓励生育基金覆盖生育家庭现金补贴、个税抵扣、企业所得税减免、购房租房补贴、建设托儿所等,个人、企业和金融机构均可申领。例如他们建议,对于生育二孩及以上家庭的每个未成年孩子,每月发放1000元的现金补贴,所得税和社保减半。给与多孩家庭的每个孩子,每月2000元的现金补贴,所得税和社保全免(可以设置封顶上限)。

“光靠印钱肯定是不够的”

通过政府“印钱”补贴,能否对提高生育率起到正向作用?

前述文章列举称,在匈牙利,儿童福利相关支出每增加1%,总和生育率提升0.2%。根据相关机构2013年对OECD(经合组织)国家的研究,现金福利支出占比每增加1个百分点,总和生育率会增加0.02。此外,加拿大魁北克省在1988年给予生育津贴,在1997年终止,生育率提升12%,具体政策为前两个给500加元、三孩以上给375加元,随后几年不断提升补贴标准。2004年澳大利亚建立类似的生育补贴,在2014年废止,生育率提升3.2%。

文章认为,总体看,现金补贴能够对生育起到支持作用,但是可能对受教育程度低、低收入或失业人士生育率影响大,区分不同收入家庭的现金激励措施能够带来更好的效果。

谈及鼓励生育的财政支出规模,黄文政表示,“短期内如果要把生育率提升到跟欧美国家差不多的水平,可能需要达到GDP的5%这样一个支持力度。如果真的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,让中国人口能够可持续发展,估计可能要占到GDP的10%左右。”

“印钱”是否会引发通货膨胀?黄文政表示,可能会出现轻微的通货膨胀,但如果把钱非常定向地奖补给生育的家庭,通货膨胀的范围是可控的。“即使出现轻微的通货膨胀,但只要收入增长,经济运转起来,收入的增长会快于物价的上涨。”他表示。

不过,针对政府通过“印钱”来鼓励生育的提议,也有不同的声音。

“低生育这个问题,经济方面并不是真正的痛点,要想彻底转变人们的生育观念,光靠印钱肯定是不够的。”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、 杨成钢对界面新闻表示,生育成本只是影响生育率的一个方面,而实际影响人们生育意愿的还包括很多社会性原因,远不只单方面的经济因素。

杨成钢进一步分析认为,在世界范围内,低生育率是一个共性问题,随着国家现代化进程不断推进,社会文明程度不断提高,女性受教育程度、劳动参与率提高,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了改变。诸如教育的内卷,婚姻观念的转变等,都不是经济问题。因此在这种情况下,不是国家“印钱”就可以根本解决的。

“当然换一个角度讲,如果说能够有那么一个基金,对多生育的家庭和母亲给予一些激励,这当然也是好事,毕竟可以起到一些正面的作用,这在其他国家也有过类似的举措。”杨成钢表示。

相比于目前各地出台的延长生育假期等激励措施,杨成钢认为“不能说哪种方式更为有效”。

“杨成钢表示,但是延长产假

热新闻
热话题
标签
精选 视频 时事 财经 思想 生活 问吧 订阅